林晨Star⭐

ID/微博:@林晨Star
为☀白橙⚡和🗻山花🌸还有居老师不停疯狂打call的辣鸡小写手
另外画画的号是→@狗CP使我快乐

白橙短文合集

几篇之前忘记发上来的短文
´_>`自己都…没脸看kkk
ooc和玛丽苏是我 现实是白橙
以下正文↓

《若时光倒流》[金钟大视角]
        “呐伯贤,我有点怀念以前刚出道的我们了”
        金钟大一个人躺在床上自言自语道。
        “那时候我们的关系还和相遇时那么好,我们之间也没有什么阻碍。粉丝们都说咆哮是我们秀恩爱时期。我笑了笑,不知道你怎么想。”
        翻了个身,侧躺对着窗边继续说。
        “后来我们一起拍摄了EXO SHOWTIME。无论是和你一起逛街去给灿烈买生日礼物也好,还是你和暻秀一起当MC,然后让我来当第一个幸运嘉宾也好,亦或者说是看电影和吃饭时我依靠在你身上的时候也罢。我现在都羡慕着那时候。是不是人长大了就会改变很多事情呢?”
        不可置否。
        “后来我们出了很多很多歌,也受了几次巨大的打击。无论是你、我还是成员都很难过。但是别沮丧啊,你还有我,我在这里,我能陪你的!”
        一滴泪划过眼角。
        “可能是我对中国太过于执着了吧,我们好像在不同的道路上渐行渐远了。现在回过头来发现,你哭泣的时候旁边会有灿烈安慰你,你笑的时候灿烈也会边拍手边和你一起笑。明明以前是我和你一起做的事情,现在却是灿烈和你一起,你们甚至还成了最热门的CP之一。”
        如果当初我没有选择M队,而是和你一起,是不是我们就是最热门的CP之一呢?
        “其实我不喜欢炒CP啊……我对你是真心的,真的炒CP可能只是满足一下自己的内心吧。”
        “还记得之前在日本开演唱会,你和我表白吗?在听到你说喜欢我的时候我还慌了一下,以为你是真的喜欢我,后来才想起这是上边发下来的任务啊,让我们两炒CP什么的。”
        “我喜欢你啊伯贤。真心的。”
        “其实我最喜欢的歌是《蝴蝶少女》和《星》,因为你曾在唱蝴蝶少女的时候拉过我的手放在嘴巴前,像是要轻吻手背一样,深情款款的看着我。真的很满足,你的眼睛里只有我的样子。”
        “我还是很喜欢你。即使那都是上级的安排,我也很开心。”
        “呐伯贤,我真的很喜欢很喜欢你,我们能不能让时光倒流回去,回到我们还在当练习生的时候。回到我还没发现自己喜欢上你的时候。回到我们相遇之前。”
        “只可惜我们没有办法让时光倒流。”
        “伯贤?!”
        金钟大猛地坐起来用手抹掉眼泪。
        “你怎么回来了?现在不是放假吗?你们不是都去玩了吗?”
        “是啊,我们都去玩了,可我放心不下你,去到度假地点那边又给自己回来了,哎还有俊勉哥在电话那头一直念叨我的声音……”说着还耸了耸肩“不过不回来就不能听到我们‘多情倩’给我的告白了。”
        “你!你……你刚偷听我说话!”
        “嗯……不算吧?我站在门口光明正大听的。”
        金钟大别过头去不理他。
        边伯贤自然是知道他傲娇的性格,也不顾他的反对,牵起手便继续说着。
        “我在台上也好,综艺上也罢,做的事情真的是情不自禁的,看着你我就忍不住想接近你,然后挑逗你。真的不是因为什么炒CP。”
        “我喜欢你,在一起吧。”
        说完便用手把金钟大的下巴扳过来,对准猫咪嘴就是一个深吻。
        一吻结束后,金钟大脸红着轻轻地点了点头。
        边伯贤笑了笑,把金钟大扑倒在床上。
        夜晚,从宿舍里传来连绵不断的喘息声一直到快天亮的时候才停下来。
        若时光可以倒流,不,时光永远没办法倒流,我们只能珍惜现在所拥有的一切。因为那些都将成为我们以后的回忆。
        “呐,因为时光无法倒流,所以我还爱你。”
        金钟大睡前对边伯贤说道。
        边伯贤吻了吻他的额头,抱紧他。
        “我也爱你。”
——END

《日记本》[金钟大视角]
         我在我们的本子上记录下了我们的一切,包括好的,不好的,甜蜜的,苦涩的,全都是关于你和我。
         我喜欢笑起来好看的人。
         而你的笑容经常会让我看呆,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感觉,大概就是喜欢你的笑容吧?很天真也带有着些成熟。
         是我喜欢的。
         我喜欢会说笑的人。
         因为我觉得这样我和他的距离会一下子缩小几倍,这点你也完美的没有错过,你很有趣,现在的你甚至比我刚认识你的时候还有趣。大概是因为有了更多的朋友吧。没关系的,我一点也不羡慕他们,只要你还拿我当朋友就足够了。
         只有你才能让我开怀大笑。
         我喜欢努力的人。
         努力的人没有人会不喜欢吧,曾经的你,也是因为比别人付出更多倍的努力才能获得现在吧。
         这样的你很好,我也很喜欢。
         我喜欢舞台上耀眼的人。
         对,还是你。你太过于耀眼,而我只能跟在你的身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我开始慢慢追不上你了……
         大概是因为你太过于优秀和努力了吧,这样的你,我也很喜欢。
         ……
         不是,这些全部都是假的。
         我喜欢你的笑容,但是我不喜欢这个笑容能给除了我的任何人看;我喜欢你对我说笑,可我不喜欢你对除了我的人说笑,而且还笑的很开心比我们两一起说笑的时候还开心;我喜欢努力的你,但我不喜欢明明努力还追不上你的自己,这样不就显得我太过于弱了不是吗?;我喜欢在舞台上耀眼的你,但我不喜欢这样耀眼的你被除了我的人看到。
         我的占有欲告诉我——你,是我的。但我的理智告诉我——你,和我只是朋友。
         在你对我说我是你的理想型时,我也想回句我也是,但是不行。
         在你对我说喜欢我的时候,我也想说我也是,但是不行。
         在你对我说我是适合结婚的人时,我多想扑过去说那我们去结婚吧,但是不可能。
         最先喜欢上对方的人先输。
         我从一开始就输的彻彻底底。
         你经常问我,为什么我渐渐对你冷漠和疏远了,是不是你做错了什么。
         不是的……就算真的是你做错了,我又怎么可能会舍得怪你呢?我只是希望自己能把这份不可告人的秘密隐藏起来,尤其是对你。
         我痴情,小学喜欢的女孩到遇见你之前都一直不肯翻页。可遇到你之后,我就觉得有些事情,该翻页还是得翻页。
         也同我对你多余的感情一样,该放开还是得放开。
         我喜欢你,边伯贤。真心的。
——金钟大

         后来这本日记本再也没有被翻开过,至于边伯贤和金钟大两人?可甜蜜了,一天到晚就是什么给对方投投食啊,用拇指帮对方擦掉嘴角的巧克力然后自己舔掉啊,或者是在外面偶尔用宠溺的眼神看看对方,再或者两人互相对视,然后金钟大害羞的低下头啊……

         哦,顺带说一下,这本是《单恋日记本》,剩下的甜蜜故事当然是被金钟大和边伯贤两人一起记录在《甜蜜日记本》里啦。

         拍摄完902014的MV就跑去拍综艺。伯贤吃醋什么的,哈哈,还真是可爱。还把以前当练习生的事说出来,真是的,想组一起还那么多借口。

         但是和前辈组一起的机会可是少之又少,和伯贤,天天黏在一起。所以……

         “我选择和前辈一起~!”

         哈哈哈,看着你一副尴尬的表情就觉得好玩,明明刚刚特别自信的说希望和我一起,现在我却“背叛”了你~偶尔调戏一下你的感觉也不错呢!

         多吃点醋吧,这样我才能知道你心里有我~

         我们的路还很长,一个人走着肯定会寂寞,所以……

         我要陪你一起走完——白橙
——END

《表白》[金钟大视角]
        他向我表白了,就在他生日那天。

        那天我们去KTV给你庆祝生日,成员们凭着第二天没有行程的借口,喝了很多酒。当然你也不例外。

        我不得不融入你们,结果刚喝了一口就被呛到。你坐在我旁边哈哈大笑,说我一个二十几岁的人了,还和高中生一样不会喝酒。

        我脸红着没反驳你。

        我们又陷入沉默,与旁边大吵大闹的成员们相比,显得如此的突兀。

        心里好像都各怀着各自的心事,埋头喝酒。偶尔起来唱唱歌,再和成员打闹。

        这样就足够了,我本是这么想的。

        结果下半场的时候,人完全都躺沙发和地板上了!

        实在拿你们没办法,只好让经纪人哥哥帮忙把你们抬回宿舍。

        回到宿舍后,成员们都睡着了。也就只有你和灿烈在那里吵着要比酒。

        我没办法,只好给你们拿果汁说是酒,两醉的不像样的人竟然还认了?!真的就拿起一瓶又一瓶的果汁开始比。

        中途灿烈说要去厕所,结果就没见过他回来。

        大概在厕所里睡着了吧?我这么想着,突然发觉自己有点饿,便从沙发上起身,经过你,走向冰箱,想去找找有什么吃的。

        “别走!”你突然喊道。

        我回过头看见你举着瓶果汁,傻笑着说“再继续呀,还没醉呢”

         我笑了,这样孩子气的你好可爱。

        可能是把我认成灿烈了吧。

        我走过去拿了瓶果汁,故意压低声音道:“来呀!谁怕谁!”

        在喝果汁方面,你自然比不过~

        在喝了四五巡的时候你突然停下来不喝了,用手撑着下巴看我。

        我被看的有点不自在,也停下来看着你。

        过了会儿,我还是忍不住打破了这尴尬的气氛“怎……么了?”。

        “没事,就是觉得自己喜欢的人的喉结很好看。”

        我“哦”了一声,又拿起果汁喝了口。

        就是觉得自己喜欢的人的喉结很好看,觉得自己喜……欢……

        “噗!”我一口果汁喷出来“什,什,什么喜欢的人?”

        “就是你啊”你一本正经地边说边拿纸巾擦我喷出来的果汁。

        “什什什……”我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曾经一次又一次幻想过的画面,一次又一次做过的梦,如今却真真正正出现在我眼前,脑子已经无法思考东西,一片空白。

        “你喝醉了”我只有这句话能回复你。

        “我没有。”是肯定的语句。“钟大,我是真心喜欢你,不是朋友的那种喜欢,是恋人之间的喜欢你懂吗?你也喜欢我吧,你心里在想什么我都一清二楚呢。”

       我顿时无言以对,只能瞪着你。过了半饷才回答到:“是啦是啦,我是喜欢你。”

        脸烫的不行,你却笑了起来。

        啊对,是我所喜欢的那种笑。

        你凑过来吻住了我,我也回应着你。

        这大概是我一生中最幸运的事情吧——我喜欢的人也刚好喜欢我。

        本来以为只要一直待在你身边和你做朋友就足够了,可现在……我真的陷入一个叫“边伯贤”的巨坑里出不来了。

        一吻终后,你笑着看我。“那~你愿意和我交往吗?”

        我看着你有点失神,结果脱口而出一句“亲都亲过了,干嘛不愿意。”说完后自己都想扇自己一巴掌,胡说八道什么啊!

        你的嘴咧的更开了,直接把我扛起来走进房间里。

        于是第二天……

        “边伯贤!你个混蛋!不懂得轻点啊!疼死劳资了!”我拽着你的耳朵大声吼着。

        “诶哟喂,疼疼疼,钟大~”

        “这时候卖萌没用!快给劳资揉腰!”

        “好嘞!小的这就来!”

        “呀边伯贤!你手往哪里揉?!”

        那大概是最闹腾的一个早晨了吧,不过成员们没被我的高音吵醒真是万幸。

        谢谢你,边伯贤。
       

        谢谢你,金钟大。

        谢谢你,一直陪在我身边。
——《单恋日记本》

《蓝色妖姬》[花吐症]
         金钟大很喜欢边伯贤,就和他喜欢蓝色妖姬一样。
         什么时候开始喜欢的?连他自己都记不太清了,只是一想起这个问题,脑子里就会隐隐约约出现几个画面,而这些画面一张一张的串成一个故事。
         那天,金钟大路过一家花店,余光不小心撇到一个身影,于是停下脚步,转身向花店看去。只看到一个人,逆着光,微微弯腰,正在浇花。
         那人……好像…天使?
         这是金钟大看到边伯贤的第一个想法。
         他情不自禁地走进花店,而边伯贤在意识到有客人时,立即停下手中的活,向他微笑着询问道:“请问先生需要什么花?”
         迷人的微笑配上有磁性的声音,想必没有人会不为眼前的人动心吧。
         “呃…嗯,那,那个”
         第一次和边伯贤说话,金钟大免不了有些紧张,手微微颤抖着指向蓝色妖姬。
         “啊~这个是么?”
         边伯贤拿起一束蓝色妖姬,抱在怀里微笑着看着金钟大。
         “嗯…嗯嗯”
         金钟大点点头。对方笑得更开心了。
         “这种花叫做蓝色妖姬。一般很少有顾客会选择它,所以放久了都有些焉了”说着还嘟嘴,一脸委屈“明明挺好看的……”不难看出边伯贤也为这些花感到可惜。
         金钟大点点头,拍着边伯贤的肩膀说要买一束。
         后者则是一脸感激,并把自己的名片给了金钟大。
         “我一会会给你亲自送货上门的!哦对了,先生你叫什么?”
         “我叫金钟大。只是一束花而已,没必要亲自送去。”
         可边伯贤却执意要送货上门,金钟大抵不过他,只好付了钱,把一花一人带回了家。
         到了家后,边伯贤把花放在茶几上,连水也不喝一口便离开了。
         虽然金钟大想多留他一会,终究还是因为“不能打扰别人上班”而放弃了留他的想法。
         在边伯贤离开后,金钟大掏出口袋里的名片。
         “边…伯贤?”
         在买了花的几天后,奇怪的事情发生了——金钟大正在打着稿子,突然感觉喉咙很难受,有种特别想咳嗽的欲望,于是猛地咳嗽,咳完后发现键盘上有几朵盛开的蓝色妖姬,有一片小花瓣还飘到自己的手上去了,但是再一眨眼,什么都没了。
         大概是太累了吧。金钟大这么安慰自己。
         可是无论在办公室也好,车上也罢,只要一咳嗽就总是会看到蓝色妖姬,而每次看到蓝色妖姬,都会想起那个人。
         大概是自己压力太大了吧?老出现幻觉。
         这么想着,闭上眼睛,却还是那个人微笑的样子,当然旁边还有盛开的蓝色妖姬。
         金钟大不是没有去看过医生,医生都说他很健康,根本没什么事只是有点咳嗽和压力大,所以才偶尔会出现幻觉。
         这番话,他信,也得信。不信,还是得信。
         买了蓝色妖姬的第一个半快两个月,那束花早已经凋谢,所以借此为理由,又可以见到边伯贤了。
         到花店门口时,金钟大探头往玻璃窗里边看,只看见边伯贤正在和一个女人的说些什么,但是隔着窗,根本什么都听不到。
         “咳咳!”一大堆蓝色妖姬突然在金钟大面前绽放开来,吓得他赶紧退后几步,紧接着刚刚和边伯贤说话的女人气愤地冲了出来。
         金钟大看着女人离去的背影,边拍身上的花瓣边走进花店里,只见边伯贤一边脸红着,失落地坐在地上。
         “诶?你……怎么了?”
         金钟大蹲在边伯贤旁边问到。
         边伯贤只是两万空洞地摇头,什么也没说。和金钟大第一次见的边伯贤根本是两个人。
         大概是……失恋了吧?
         “没事的!不就是失恋嘛,走,我请你喝两杯!喝完就不难过了!”
         金钟大在猜想边伯贤失恋的时候,心里特别开心。
         “走吧”
         金钟大站起身来,往门口走。他觉得边伯贤会跟过来,没有任何理由,只是直觉。
        但事实不得不承认金钟大的直觉很准。
         “咳咳咳”花瓣一片一片飘落在地上。
          好难受。
          “怎么了?身体不舒服么?”
         金钟大抬头看了看边伯贤,那人变成一副”世界很美好,我要乐观面对人生“的样子。
        这么快就调整好心情了?
        金钟大摇摇头,表示没事。
        “我们去哪喝?”
        “恩......去XX街的白橙酒吧喝吧。
        “好,那我去锁个门,你等我一下。”
        金钟大点头,走去停车场开车。    待他把车开到花店门口前时,边伯贤刚好锁完门走出来,看到了金钟大便小跑过来上车。
         两人之间的迷之默契。
        上了车。刚开始只有车上的广播在播放,不知是谁先开口,引出了话题,两人慢慢聊了起来,后边一起有说有笑的,连广播的声音都听不见了。
          “到了。”
          两人又默契的同时解开安全带,同时下车,一起并排走进酒吧。
         “喝龙舌兰可以吗?”
         “嗯 ”
          “两杯龙舌兰。”
          “好的请稍等。” ——————————————分界线————————————————————————————————————
         喝到差不多时,金钟大已经开始说胡话了。本来是想把边伯贤灌醉,结果几杯下去,反而自己喝得一塌糊涂。
         金钟大眯着眼看向边伯贤,也不知他喝醉了没,那人只是低着头,默默地喝着,什么也不说。
        闷头酒,金钟大最讨厌喝的酒。   
          “我要离开这个城市了。”
          “诶?”
          边伯贤一句话,把金钟大说蒙了。
         为什么?明明才见第二面!为什么突然就说要离开了?!    所有太多想问的问题,到嘴边只能化为一句“那挺好的,年轻人去外边多看看。”
        “嗯。”没有太多的情感参合在里面。
        金钟大拿起酒杯,一口气把剩下的酒喝完,丢下一句“我去一下厕所”便离开了。
        “咳咳…呕…”
        一路走开都在咳嗽,还好用手捂住,才没有让花瓣掉出来。咳得喉咙又疼,胃又难受,晚上也没吃什么,只能干呕,呕着呕着,竟掉下了眼泪。猛地抽自己一巴掌,这才止住泪水。看看一地板的花,要辛苦清洁工了。
        红着个眼眶出去,不小心撞到一个大汉,大汉脾气本就暴躁,这下被莫名其妙的撞到,火气一下就来了,一把抓住金钟大的衣领,把他整个人拎了起来。
        金钟大被勒得难受,猛地咳起嗽来,蓝色妖姬一朵又一朵从他嘴里掉出,吓得大汉赶紧松开手大喊“怪物!”周围的人听到喊声,纷纷往这边看热闹。金钟大跌坐在地上,脑子晕乎乎的,抬头想找个人拉自己一把,却发现人们都躲得远远的,还用看怪物的表情看着自己。
        “伯…伯贤…”无助的小声叫着那人的名字。反应过来才知道自己叫了什么,吃力地爬起来,打算离开人群,可他每移动一步,人群就退后一步。
        又开始想咳嗽了。
        “咳咳咳咳!”蓝色妖姬从口中吐出,只听见一阵阵倒吸冷空气的声音。不知是谁,突然大喊一声“他有花吐症!碰到花瓣的人会被传染!大家快报警把他抓起来!”
        什么?什么花吐症?他们在说什么?伯贤,伯贤在哪?
        耳朵传来拨打电话和辱骂自己的声音。
        “啧啧,长的挺好看一脸蛋,只可惜是一个会吐花的怪物。”“是啊是啊,好可惜。”“怪物快去死吧!”“……”
        “不是的,我不是,我不是怪物……”
        金钟大捂住耳朵,试图不去在意人群说的话,但也只是徒劳罢了。
        突然有个人拉住了他的手,把他带出了人群。
        谁?是谁?
        “不跑还真等着被抓走啊!是不是笨!”
        啊,是他。
        金钟大露出一个笑容,刚刚的恐惧感一瞬间消失了。
        都说了吧,他是天使。
        两人出到酒吧门口,没想到里面的人还追着他们,只好跑到酒吧附近的酒店暂且躲一下。
        “您好~请问两位需要定什么房呢?”
        “一间单人房!”
        边伯贤一脸吃惊地看着金钟大,那人笑嘻嘻的,一看就知道是胡说的。
        “两间单人房……”
        边伯贤扶额,喝醉的人好可怕。
        “不好意思,我们只剩一间单人房了哦”
        “那就一间双人房。”
        “不好意思,没有了~”
        “……”好的你赢了。
        边伯贤拿着钥匙,把金钟大扛到了0421房间。走进去,给他洗个澡,准备丢到床上,床上的人开始不安分了。
        “我要上天!我不要待在这个凡人住的地方!”
        边伯贤第二次扶额,把站起来的金钟大推回床上。
        刚推回去又起来,反复几次,当边伯贤快被他弄疯的时候,金钟大反而自己爬到床上,乖乖盖好被子躺下,看着边伯贤。就在边伯贤以为金钟大终于可以乖乖睡觉时,那人竟让自己给他讲故事!
        边伯贤干脆躺在金钟大旁边睡觉。旁边的人看到边伯贤像是睡了后,侧向他,乖乖地闭上眼睛睡觉。
        半夜,金钟大突然睁开眼睛,悄悄爬起来,找手机,好像在看着些什么不得了的东西,吓得他差点没把手机摔了。看着床上躺着的人,再看看手机,无奈只好把手机放下,又悄悄回到床上躺着。躺下后,发现一直睡不着了,脑子里都是刚刚查询到的“花吐症”。
        默默在心里叹口气。
        “伯贤?”
        回应金钟大的只有细微的呼噜声。
        松了口气“伯贤呐~我对你一见钟情了哦。一个大男人说对另一个男的一见钟情什么的,很可笑吧。可是没办法啊,这就是事实。我喜欢你,边伯贤。你马上就要走了,我的花吐症怎么办啊~”
        金钟大看向窗外,无奈的笑了笑。
        或许,我可以变成一阵风,一直陪着你。你不必知道我,但我可以默默守护着你。
        等金钟大回过神时……
        “卧槽?!你,你,你不是睡了么?”
        没错,等金钟大回过神时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醒来的边伯贤一直在盯着他看!
        “啊~本来是睡着的,可我一向浅眠,有一点声响就会醒来。所以~”
        “所以我刚说的话你都听见了?!”
        “是的!”
        边伯贤一翻身,把金钟大压在身下。
        “边!伯!贤!”
        “诶~别生气嘛。我可是人生中第一次被一个男的表白了啊~”
        说到这,金钟大看着身上的边伯贤,眼睛里像是有星星般明亮,边伯贤不禁看的有些呆。
        “我喜欢你,还有花吐症,你……”
        “嫌你恶心是吧?我才不会呢!”
        “诶?”
        金钟大一脸吃惊。
        “其实我也对你一见钟情~尤其是,你说你要买蓝色妖姬的时候~”
        “诶?什么?这和那个花有什么关系?”
        边伯贤笑了笑“你不知道它的花语吧——暗恋你,却又开不了口,每天想的都是你,你是否也会想起我。那么我给你的回答是~”
        “唔!”
        突然被边伯贤吻住,金钟大紧张的不知该怎么办好,连手也不知怎么放。这可是他的初吻。
        边伯贤无奈的放开金钟大。
        看来以后还是要好好调教下自家猫咪。
        “怎么样?花吐症被治愈了吗?”
        金钟大愣了愣,反应过来喉咙不疼了,咳嗽的时候也没有蓝色妖姬了,激动地抱住边伯贤。
        “谢谢你伯贤!”
        “笨蛋,我是真心喜欢你,说什么谢谢。”
         “嗯嗯~那么问题来了。那个打你的女的和你说要离开这个城市是怎么回事?”
        “啊那个,呃……女的是我前两个月就说要分手的女朋友,她一直不肯分,今天给我个巴掌才肯分。至于我说要离开什么的,是骗你的啦~”
        “好你个边伯贤,竟然骗我!白让我喝那么多酒!现在头疼折磨死了!”
        “钟大乖~一会睡觉的时候我给你按摩好吧~”
        “哼唧……好吧。明天再找你算账!”
        边伯贤笑嘻嘻地抱住金钟大,还蹭了蹭,活像只大金毛。
        “笨蛋吗你……”金钟大无奈道。
        “是呀~是爱你的笨蛋~”
        金钟大没回他,只是把头埋在他颈窝里。
        “钟大~”
        “嗯?”
        “明早我们吃什么?”
        “明天再说……”
        “钟大~”
        “干嘛?”
        “咱们一起住吧~”
        “会考虑的。”
        “钟大~!”
        “边伯贤你到底要干嘛!”
        “我爱你。”
        金钟大看着边伯贤认真的表情,不由得红了脸,赶紧用被子盖住头。
        “呀知道了。我也爱你。”
        “嗯嗯~”
        边伯贤掀开被子,对准猫咪嘴再次亲了上去。金钟大也开始慢慢生疏地回应他。
         吻终后,两人互相抱着对方入睡。
         我爱你,但一直不敢说出口,我是真的很想和你在一起。
         我爱你,舍不得你离开,我是真的很想和你一起,所以,就让我迈出这一步。
         我爱你。也谢谢你爱我。
——END

《你是属于他的他,还是属于他的他?》(别名:两个视线 一个视线) [灿白橙大三角]
        “喂我说,你能不能别再缠着伯贤了。”
        金钟大冷笑,他当然知道背后说话的人是谁,这已经是自从被他发现自己喜欢伯贤以来,第二十一次问这句话了。
        他不想再这样每天都被烦。
        翻个白眼,转过身来抬头看朴灿烈。
        不出意外,厌恶的表情。
        “那我们用桌球比赛来打个赌?”
        朴灿烈挑挑眉,“怎么赌?”
        “如果你赢了,我就永远消失在你和伯贤的视线范围里。”
        “那如果我输了呢?”
        “相对的,你离开。”
        朴灿烈笑了笑,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怎么样?敢不敢赌?”
        “怎么不敢!赌就赌!”
        “好。周六晚上九点,白橙桌球吧见。再说一点——这件事不能告诉伯贤!”
        朴灿烈只是挥挥手,便转身离开。
——TBC
        周六晚上八点,金钟大已经到达指定地方开始做赛前热身了。
        他知道自己桌球打的没有朴灿烈的好,他不希望自己输,还输的难看。他也知道朴灿烈为了夺到边伯贤会不择手段。
        可是他就是想去赌一把。
        “喂,想什么呢,还比不比了。”
        不知何时,朴灿烈已经叉着腰站在金钟大旁边。
        “当然比!”
        “那就开始吧。”
        金钟大皱皱眉头,看着朴灿烈胸有成竹的样子,深吸一口气,自觉地站在桌球台旁边让他先打。
        朴灿烈自然不客气的拿着球杆,俯身下来对准一个球。只听“啪”的一声,球进了。紧接着又是几球进。
        一滴冷汗从金钟大脸颊划过。
        “喂,该你了。”
        金钟大点点头,俯身,一滴汗水随着俯身的动作划入衣领口。
        “啪,啪”
        ……
        半局下来,朴灿烈像是理所当然似的比金钟大高出十分。可这半局好像过的太正常——没有什么“陷阱”。
        记得之前听艺兴说过,当时朴灿烈、边伯贤和张艺兴一直是形影不离的好哥们。有天张艺兴开玩笑说:“A班的XXX和伯贤好配啊,灿烈你说是不?”当时朴灿烈黑着个脸,冷笑着点点头。事后,朴灿烈就再也不理会张艺兴,也不知道和边伯贤说了些什么,两人一直不搭理张艺兴。而A班的XXX女生也听说经常收到恐吓信。
        想到这金钟大不禁打个寒颤。结果手一抖,打偏了。叹口气,看下记分的表格——金钟大75,朴灿烈85,依旧领先十分。但开始说好的是首先打到一百分的算赢。
        朴灿烈低头看了下手表,突然猛地抬头走了过来。
        “干,干嘛?”
        金钟大隐约感觉好像不太对,下意识往后退了两步。

        “边伯贤只能是我的……谁都不能抢走他……”
        朴灿烈垂着头说道。说完后抬起头来边一步一步接近金钟大,边一边哈哈大笑起来。
        “喂朴灿烈你干嘛……”
        朴灿烈没应他,只是拿起金钟大旁边桌子上喝过了的冷水,猛地往自己身上浇,然后把给金钟大,再猛地扇自己一巴掌,便倒在地上了。
        金钟大看着朴灿烈一系列的动作都看懵了,下意识走过去想扶朴灿烈起来。
        只听到门被打开,还有服务员的声音。
        金钟大转头看向门口。
        倒吸冷空气的声音。
        “边……伯贤……”
        还有某个人微微勾起的嘴角。
——TBC
        “灿烈……”
        不是的伯贤,你听我解释!
        “钟大,你……”
        边伯贤用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盯着金钟大。
        “没想到你是这种人。”
        说完,环顾一下周围,起身在酒柜上拿开一瓶红酒,边打开边走过来,站在金钟大面前,瓶子一倒,红色的液体便从瓶口流出——浇在金钟大身上。
        金钟大被他这么一浇,倒是清醒了几分,低头看下几乎是红色的白衬衫。
        那可是边伯贤送给他的啊。
        “呵,你满意了吧。明知道他最近感冒了,还这么对他。”
        金钟大抬头看向边伯贤,这才发现他眼里写满了厌恶。
        那是,金钟大最害怕别人看他的眼神。
        回过神来,边伯贤和朴灿烈早已离开。
        “啊嘁!”
        金钟大打了个喷嚏,缓了一会,慢慢从地上爬起来。感觉脸上凉凉的,手一抹,才知道自己哭了。他扯扯嘴角,刚准备拿上外套走人,可找了半天,哪还有外套的影子。
        回想了一下,“大概是……被伯贤拿走了吧,毕竟灿烈穿的少,他又没多带件衣服,外边还冷……”
        脑海里突然闪现出边伯贤厌恶他的表情。
        “应该……已经丢了吧……”
        苦笑着走出这个地方。
        自己还真是,输的够彻底啊。
        “叮铃铃”手机响了。
        金钟大从裤子口袋里拿出手机。
        大概是除了伯贤,另一个会关心自己的人吧。
        手机屏幕上亮起的名字,无疑不在告诉他,“是那个人。”
        调整好自己的情绪,给自己一个“心情不错”的微笑,接起电话。
        “喂?怎么啦?”像似心情愉快的样子。
        “你的声音不对劲,怎么了?比赛输了?”
        终究还是瞒不过他啊。
        “有空来…!陪我喝一杯吗?”
——TBC

        金钟大小时候是孤儿,因为不爱说话,所以孩子们都以为他是个哑巴,不愿意和他玩。于是金钟大就经常自己跑去孤儿院后花园的秋千上发呆。
        有一次金钟大坐在秋千上,突然听到有鸟叫的声音,便下意识抬头去找声源。结果鸟没找到,反而看见一个很漂亮的屋顶。
        “那……大概是个很漂亮的房子吧……”金钟大自言自语道。
        于是他偷偷溜出孤儿院,一个人去找那个漂亮的屋顶。
        出了孤儿院,便是一片小树林。金钟大四处张望着,好在树木不是非常高。矮矮的个子,踮起脚来也只能勉强看到一点小屋顶。叹口气,只好走两步,踮一下脚看下方向,又继续走。
        结果走了半天,却还是在树林里打转。
        金钟大有些着急了。想回孤儿院,却又不记得返回的路了。树林里一个人影都没有。
        “怎么办……”
        鼻子酸酸的,牙齿咬着下唇,硬生生把要掉落下来的眼泪又给忍了回去。无助的想喊人来救自己,一张口才想起自己根本没有人在乎,哪里还有人给自己喊?
        为什么……为什么我是孤儿……为什么我是被抛弃的……
        金钟大一个人坐在树下,抱着腿,把头埋在膝盖处。
        “喂,你在这干嘛?”
        一个陌生的声音进到金钟大耳朵里,正巧有阵暖暖的风吹过,像是有只手抚摸着他的脸,让他抬起头来。
        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小男孩?不对,这个男孩,好像是……光?是因为背着光的原因吗?
        “这里经常有蛇出没,很危险的,你快回家吧。”男孩把金钟大扶起来,拍了拍他身上的灰尘“要是被蛇咬了就不好了。”男孩笑着说道。
        明明是细微的一个动作,却让金钟大湿了眼眶——打从他记事以来,孤儿院里的老师也好,其他孩子也罢,都因为“以为金钟大是个哑巴”而嫌弃他,厌恶他。他还经常被同学欺负,那些人就仗着金钟大不会告老师。
        你说金钟大为什么不还手?任由他们欺负?
        你错了,他有还过手。不仅如此,还打赢了。可结果呢?那群被金钟大打了的孩子哭着跑去找老师告状,而老师肯定是偏心于“正常”的孩子,所以毫不留情的给了胜利者一个耳光。
        赢了,被老师扇耳光;输了,被同学打,被同学欺负。既然纵横都是被打,那还不如省点力气。
        所以眼前的这个人,真的……
        金钟大看着眼前的男孩,突然站起来猛地抱住他。
        “呀!”男孩被吓了一跳。
        “你叫什么?”金钟大问到。
        男孩愣了一下,随即轻笑着回抱他。
        “边伯贤。我叫边伯贤。”
        边伯贤……
        金钟大在心里一遍又一遍的重复这三个字。
        边伯贤他……真的很……
        温暖。
        后来边伯贤带金钟大走出小树林,去到树林外的城市玩。直到最后分开时,边伯贤在金钟大脸上“啵”了一口,金钟大歪着头,问他为什么亲他,边伯贤则笑着摸他头道:
        “亲了你你就是我的人啦!可不能随便离开我。”
        金钟大挠挠头,半懂半不懂。边伯贤倒也不恼,把他推进孤儿院里,挥挥手,便跑走了。
        自那次以后,金钟大不再像以前一样对谁都板着脸,而是天天都放一个笑容在脸上,好像每天见到边伯贤都有好运一样。孤儿院的孩子也神奇般的美再欺负他,不仅如此,金钟大还交了一个新朋友——张艺兴。三人一直一起玩的很好。
        但好景不长,就在金钟大认识边伯贤即将一年的前两天,边伯贤给金钟大留了张纸条,后来就再也没见过他。
        据张艺兴所述说,那张纸条的内容只有金钟大,一个人知道,而在金钟大收到纸条后,他就像换了个人似的,但与其说是换了个人,不如说是被“打回原形”——变回了曾经那个冷冷的金钟大。
        他会经常一个人坐在以前。偷溜出去找边伯贤的门口那,也会经常一个人半夜醒来跑去楼顶看着远方,一个人默默的哭泣,而那些曾经欺负金钟大的人又继续欺负他……
        “够了!”张艺兴大喊道“边伯贤那家伙不要你了不是还有我吗!以后你不敢打的人我来打!保证打得他们服服帖帖,再也不敢抬头看你一眼!”说完,一个扫腿把欺负金钟大的人绊倒,不等他反应过来,便骑上去把那人打得鼻青脸肿的。
        金钟大赶紧过去拉住张艺兴,他可不想让张艺兴也被老师打,更不想他和自己一样被其他孩子讨厌。
         “我不想再失去一个人了......”
         轻轻的一句话,使张艺兴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慢慢站起来,一首按住金钟大的头往自己肩上靠。
         “晚上一个人感到孤单了,我就在你身边。”
         金钟大愣了下,伸手回抱他,轻轻“嗯”了一声。
——————回忆结束——————
          “钟大?钟大?金钟大?”
          一张熟悉的脸突然映入金钟大眼里,把走神的人吓得差点摔到地上,还好眼前的人手快,一把搂住他的腰,这才没给摔个四脚朝天。
        “艺兴哥......”
        金钟大开口搂着自己的人,后者则是一脸温柔的看着自己。
        就像当年的他一样......
        “我想起了很多以前的事。”
         张艺兴搬椅子的动作停顿了一下,看了金钟大一眼又继续搬。
         “是有关那些欺负你的人的?”
         “不是。是关于我们三个的。”
          张艺兴看着金钟大把酒杯里的红酒一口气饮尽。
         他又何尝不知道眼前的小傻子喜欢边伯贤,无论是以前也好,现在也罢,他的心里一直只有一个人——他无法忘掉的人,即使那人曾经给过他希望,最后又一把把他推向绝望,可这个小傻子还是傻傻的喜欢他。
         “你说你有时候怎么就那么傻......”
        “什么?”
        金钟大喝完酒有点晕,眯着眼看向张艺兴,
        “没什么......关于那场比赛?”
         金钟大把整个比赛所发生的,都一一告诉张艺兴,果然不出他所料——张艺兴生气了。但因为在公共场合,只能握紧拳头,硬把心中的火给憋回去。金钟大看他这样,反而“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笑什么?”
          “笑......”拿起酒杯“你还和以前一样。”一饮而尽。
          张艺兴皱眉,一把抓住他欲要续杯的手。
        “你喝多了。”说着,夺过金钟大手里的酒杯放在桌子上,结了账后便拉起他走出酒吧。拦下一辆的士,把怀里醉醺醺的人丢进车里,给司机一张大钞,报了个地址好像还和金钟大说了些什么便关门了。
         金钟大揉揉头,看着窗外往后倒的景象,开始回忆张艺兴刚刚和自己说了什么,好像很重要?又好像不是很重要?
        “那场比赛,我......”
         什么?你......?
         “我会帮你证明清白的。”
——TBC

        自那天来,已经两天没见到边伯贤了。
       “原来即使住在同一个小区的同一栋楼,两人互不想见到对方,就真的可以这么轻易不见到彼此啊……”
      金钟大把自己摔在床上,想找个人说说话,但如果打电话给张艺兴得到了也只有对方因忙碌而敷衍的语句。
      无奈掏出手机,滑动手机屏幕,点开通讯录,却发现根本没人可以陪自己。
      “自己是这么孤独的一个存在啊……算了,反正明天就要走了。”
      金钟大自嘲地扯扯嘴角,突然开始剧烈咳嗽起来。
      喉咙好疼……好冷啊……边伯贤……
      把腿缩起来,双只手交叉抱住另一只手的手臂,微微弓腰,像只受伤的猫一样。
      期待光再次给予他温暖。即使光不是属于他的也没关系。
        可是啊,我可爱的小猫咪,你是真的甘心吗?
        “我……不甘心。我真的好不甘心……”说着,眼泪便流了下来。
        那你睁眼看看,现在抱着你一脸紧张的是谁?
        眼睛眯出一条缝,却被刺眼的光吓得闭回去,身子下意识地打个颤。
        “钟大?!”
        等等……这熟悉的声音……
        “伯贤?”
        金钟大突然猛地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白色的衬衫,赶紧一把抓住,像是怕那人会跑走似的。
        边伯贤愣了一下,轻笑着伸手握住抓着自己衣服的手。
        “我在。”
        边伯贤的手暖暖的,声音也暖暖的。金钟大慢慢向边伯贤怀里挪,趁那人还没反应过来,腿一搭,搭在边伯贤的腰上。
        “哼哼,来了你就别想走了,我,我我……”
        “你什么?”
        边伯贤用手轻轻把怀里的人移上来点,结果听到了金钟大小小的呼噜声。
        “原来睡着了啊……”
        带着宠溺的声音,把金钟大带进了更深的睡眠里。
        好好睡吧渴望得到光的小猫咪,他现在不就在你身边吗?
——————分界线——————
        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外边传来一阵阵香味,金钟大才想起自己这两天一直是吃方便面来的,一骨碌爬起来就要下床,正巧门外的人端着碗粥走进来。
        “起来了?”
        金钟大被吓得赶紧又躲回被窝里。
        “嗯,嗯。你怎么在这?”
        边伯贤小心翼翼地走进来,把碗放在桌子上,没回床上人的话。
        “你,你该不会来报复我的吧”
        金钟大说到后边整个人都害怕的发抖起来。
        他可是亲眼见识过边伯贤的合气道的威力的。
        边伯贤还是没回话,转过身一步一步向金钟大走来。
        金钟大看边伯贤走过来,真以为他要打自己,眼泪都给吓出来了。
        “你听我说啊……那个比赛真的不是你看的那样。”
        “那你说是怎么样的?”
        边伯贤挑眉站在床边,居高临下的看着金钟大。
        “我……”
        金钟大下意识抬头对上边伯贤的眼睛,一时间却愣住了。
        我该说什么?有什么好说的?就算说出真相,在他眼里也一定是我所编造出的谎言。
        脑子里突然出现边伯贤那天厌恶自己的样子。
        那还不如不说。就和自己小时候一样,何必去做一些没意义的事。
        “算了,没什么。”
        金钟大低下头,不再去看边伯贤的眼睛。不知何时握紧的拳头也慢慢放松开来。
        “金钟大!”边伯贤突然大喊道“为什么不告诉我!”
        “诶?”后者被他这么一吼整个人都懵了“告诉你什么?”
        “事情真相啊!”
        “告诉你了有用吗!你还不是一样不相信我!说我在编造谎言!”
        “你就这么不相信我吗!”
        金钟大愣住了,边伯贤厌恶他的表情再次出现在脑子里。
        两人一时间陷入沉默。
        良久,边伯贤走过去把碗端来。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大声吼你的。”说完,舀起一勺粥送到金钟大嘴边。
        “我相信你。可是……”
        金钟大张口吃掉勺子里的粥。
        “艺兴哥已经给我看过那段比赛的过程了。”
        “诶?”
        “对不起。”
        边伯贤放下碗,俯身轻轻环住金钟大。
        “别走好吗?当初丢下你是我的不对。以后我不会轻易离开了。”
        金钟大没说话,只是抬起手回抱他。
        “相信我。”
       
        “嗯,我相信你。”
        “那天是我的不对。我太冲动了对不起。我只是气有人欺负我哥们所以……”
        我还可以相信你吗?边伯贤。
        “我爱你。”
        “啪嗒”
        泪水滴在衣服上,一瞬间扩散开来。
        “伯贤爱钟大!”
        “边伯贤爱金钟大!”
        “笨,笨蛋,干嘛说那么多次”
        金钟大边拼命擦眼泪边用拳头轻锤边伯贤的背。
        边伯贤站起来,突然把金钟大按在床上。
        赖皮的说道:“因为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啊~”说完便吻住了身下人的猫咪嘴。
        一吻终后,边伯贤满意地看着身下人脸红的样子。
        “回答呢?”
        金钟大别过头“那,就先,试试吧”
        “哦?很勉强也,那还是算了吧,我不喜欢勉强自己喜欢的人。”说罢,还起身作势要走。
        “!”金钟大赶紧抓住边伯贤的袖子。
        “我没有勉强。”
        “那你说你喜欢我,我就不走。”
        金钟大脸红到不行,手也紧张地打颤。
        “我,我,我……”
        多少次想对那人说出口的话,现在却结结巴巴的和个胆小鬼一样。
        你喜欢他啊金钟大!去告诉他!
        “我,我喜欢你!不是朋友之间的喜欢,是恋人之间的喜欢。”
        “笨蛋我也是。”
        “我爱你”
        “我也爱你。”
——END

后记
        “钟大对不起啊,我这两天忙着帮你找内部人要监控录像,没有注意到你身体不舒服。没事吧?”——张艺兴
        “没事啦~谢谢艺兴哥帮我证明清白。明明作为公司总裁就已经非常忙了”——金钟大
        “我不希望有人欺负你,就和你以前一样。”——张艺兴
        “谢谢哥”——金钟大
        “哦对了,你不知道,当时我把视频给灿烈和伯贤看得时候,灿烈的脸色有多难看”——张艺兴
        “诶”——金钟大
        “不过这次我是亲眼看到伯贤的合气道有多厉害了”——张艺兴
        金钟大这边看着张艺兴发来的信息,不禁打个寒颤。
        “好啦,伯贤一直把他当兄弟,这次打的应该算轻的”——张艺兴
        “嗯嗯。他……没事吧?”——金钟大
        “诶哟没事没事”——张艺兴
        “那就好”——金钟大
        “嗯。说实话哥不反对你们。”——张艺兴
        “!真的啊!”——金钟大
        “我很开放的好不好?伯贤那臭小子有没有欺负你?”——张艺兴
        “没有啦哈哈,他舍不得”——金钟大
        “也是。那我去忙了,祝你们幸福。”——张艺兴
        “谢谢哥,哥也要赶紧找到自己的另一半啊”——金钟大
        “再说吧哈哈。好啦我去忙啦,拜拜”——张艺兴
        “嗯嗯去吧,拜拜”——金钟大
        “哟,和谁聊的那么欢呢?”
        边伯贤洗完澡出来就看到自家媳妇拿着部手机,一副“姨母笑”。
        “没啦,艺兴哥~”
        “这艺兴哥艺兴哥叫的还挺顺溜,来来,叫声伯贤哥听听。”
        “谁理你啊”
        金钟大盖上被子作势要睡觉,边伯贤哪能就这么轻易放过他。
        趴在金钟大旁边,凑到他耳朵旁道:“或者~叫老公也行的”说完还不忘吹吹气。
        “呀边伯贤你真的是!臭流氓!”
        “叫嘛叫嘛~”
        “不叫”
        然而在边伯贤几次纠缠下,还是用极小极小的声音叫了声
        “老,老公。”
        “!再叫一次!”
        “边伯贤你别得寸进尺我告诉你。”
        “没关系~我有的是办法让你叫~”
        说着,露出了腹黑的表情。
        “边,边,边伯贤,我告诉你,你别乱来,我…唔!你别!哈…”
        “叫老公”
        “不叫!啊~”
        “叫不叫?”
         “哈啊…不…嗯……”
        没关系,夜还长。
——END

评论

热度(16)

  1. 有粮吃超~开心林晨Star⭐ 转载了此文字
  2. 仲夏酒林晨Star⭐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