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晨Star⭐

ID/微博:@林晨Star
为☀白橙⚡和🗻山花🌸还有居老师不停疯狂打call的辣鸡小写手
另外画画的号是→@狗CP使我快乐

《早餐》 第六章

第六章
       “我说~你什么时候陪我吃早餐啊,我好饿”
       边伯贤趴在桌子上看着刚给顾客送完餐的金钟大,后者则是叹口气用手背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走到边伯贤对面坐下。
       “想吃点什么?”
       “嗯~都行。”看着金钟大一副为难的样子,轻笑一声又道:“没事我不挑食,你吃什么我就吃什么。”
       金钟大没说什么,只好按照他说的点了两份肠粉和豆浆。
       待两人一起吃完早餐后,金钟大见边伯贤打了个饱嗝,情不自禁笑了起来,边伯贤恼羞成怒道:“没见过人打饱嗝啊。不知道是谁之前在医院被我喂饱的时候还拍拍肚子,像个老爷爷一样呢。”
       “呀边伯贤”金钟大伸手拍了下他的肩膀以示惩罚。
       “我还怕你吃不饱呢”
       “怎么会,我胃没你想象的那么大。”
       “是吧......”突然变低的语气让边伯贤有点措手不及。
       “怎么了?”
       对面那人没回话,低着头像是在想着什么事,边伯贤也不打扰他,只是一只手撑着脸,看着他。
       过了一会,金钟大猛地抬起头来,边伯贤知道,他考虑好了。
       “边伯贤。”
       “我在。”
       “晚上八点半陪我一起去喝一杯吧。”
       边伯贤略有些吃惊,但仔细想想,他愿意约自己出去,那说明是有事要和自己说的,只不过这个地点不合适。那么这是不是也说明,自己在他心里的地位不低,至少是可以值得他信赖的一个......好朋友?
       想到这,边伯贤又忍不住露出他那独特的正方形嘴。
       “好。那地址你定,晚上发信息告诉我就行。”边说边站起身,套上外套“你应该有存我电话号码吧?没拉黑吧?”
       只见坐着的人微微一笑,就像一只可爱的小猫在学狡猾的狐狸的笑一样。
       “不知道哦~可能吧?”
       真是,犯规。
       勾起嘴角“那我就先走了”说完也不等金钟大回复,便挥挥手离开了。
————————
       晚上,边伯贤来到金钟大说的酒吧,发现这和其他酒吧不太一样,这里很安静,每个人都坐在一个小凳子上,和自己熟悉的人说说笑笑,而音乐放的也是令人舒适的纯音乐,装饰风也好像和适合金钟大。
       不得不说边伯贤很讨厌酒吧,但这个酒吧却意外的让他喜欢,不对,与其说这是酒吧,不如说就是朋友们想喝酒而来的“酒吧”。
       不错啊。
       并没有花太多时间去找金钟大,因为那人正坐在吧台那里喝着酒。把被口袋捂热的手拿出来,走向吧台,轻拍金钟大的肩膀,坐在他旁边。
       “我都还没来,你怎么就喝上了呢?”拿过金钟大手里的杯子,一口喝下剩下的酒。酒不烈,也不是很清淡,一口饮下,才能闻到一股淡淡的香味,配上喉咙微凉的感觉,莫名的让人舒服。
       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道:“不道德哦。”
       边伯贤把酒杯还给他,这才发现金钟大的脸因为喝了酒而微微泛红,微微眯了眯眼,又转向服务生要了一个杯子,给自己倒上酒。
       “伯贤......”
       边伯贤被金钟大苏得愣着看向他,连回答都忘了。
       “我爸发了短信让我回去。”
       “啊?嗯,挺好的,在外边奔波累了,回家看看也不错”
       “不是啊伯贤”金钟大拿起酒杯喝了一口,开始和边伯贤说起那段给自己留下心理创伤的故事。
       当初金钟大的母亲,满秀珍,喜欢上了金钟大的父亲,金钟鹏。是真的死心塌地的喜欢,可金钟鹏并不喜欢她,更何况金家是出了名的贵族家庭,又怎么可能允许两人在一起。结果因为一次意外,满秀珍怀上了金钟大,金钟鹏没办法,只好把她娶进了金家。两人在公共场所的时候就是一对恩爱夫妻,而私底下,金钟鹏回家的次数,大概比那么当兵的人回家的次数还少吧。于是不懂事的金钟大就每天晚上都打电话给金钟鹏,还非常享受和他通话的时候。
       再后来,金钟鹏在外面找到了自己喜欢的女人,便要和满秀珍离婚,满秀珍也只能自嘲地笑笑。的确,她没地位,只是个普通的女子,还要在金家蹭吃蹭喝,换做谁都不愿意。
       她只是可惜自己爱错了人,还想着能让金钟鹏爱上自己,自己这一辈子,竟是毁在了自己的手上。
       两人离了婚后,金钟大才知道满秀珍得了癌症。金钟大害怕得很,可满秀珍却和没事人一样,每天和以前一样,早起给金钟大做早餐,然后在家里打扫卫生,中午给自己做一餐饭,下午小睡一会,晚上再做饭给金钟大吃,吃完饭洗个碗看个电视剧就去睡觉了。
       看着都好像很正常的她,其实早也承受不住癌症对自己身体的伤害。直到去世那天,她才愿意卸下所有伪装的表面,露出再脆弱不过的本体,落下了金钟大第一次见到,也是最后一次见到的泪水。
       金钟鹏呢?他压根就不关心这母子俩。还好金钟大已经成年,有能力不去求他可怜自己。于是刚上大二的金钟大便独自出去社会打拼,直到遇到了好心的店主,通过努力才坚持到现在。
       “当然,还有......遇到你”金钟大说完,冲边伯贤笑了笑“谢谢你”
       谢谢你照顾我,谢谢你给予我温暖,谢谢你一直陪我到现在。
       “蠢货”边伯贤猛地抱住他“说什么谢谢,我是自愿的好吗!”
       “嗯。”
       金钟大伸手抱一下他,然后轻拍一下他的背,示意他放开,边伯贤这才放开他,尴尬地咳嗽两下。
       “那他为什么让你回去?他不是......根本不在意你吗?”
       金钟大轻哼一声,眼里尽是嘲讽“估计我是金家唯一的继承人,他要让我回金家吧”
       “那你打算怎么办?”
       金钟大叹了口气“后天去见他一面。”说着,脑袋后边突然重了点,他知道那是边伯贤的手。
       “虽然不太合适,但我希望我能陪你。”
       “诶?”
       金钟大愣了下。
       的确,自己虽是像非常有男子气概说着要去面对,但对于金钟鹏这种有钱又有势的人,自己还要去反抗他,说不害怕,是假的。要是在金钟鹏面前结巴了,那可得多丢人,有个人陪自己,能给自己些勇气,更何况这人是边伯贤。
       “没关系吗?你的工作?还有你……没有女朋友,老婆什么的吗?”
       边伯贤扬起微笑,再一次把杯子里的酒一口饮尽。
       被自己喜欢,亦或者是被爱的人信任,真的是一件再开心不过的事情。
       “说你蠢你还真蠢,我哪有什么女朋友。”
       “你才蠢呢”
       没什么,自己听到他说没女朋友会松口气呢?
       金钟大有点不明白自己,但他索性不去想这么费脑子的事情,而是直接换个话题。
       ”话说你到底是做什么的啊,怎么老这么悠闲”
       可那人像耍赖似的,竖起食指放在嘴前,比了个“嘘”的动作。
       “保密~”
       结果成功获得金钟大的白眼一对!
       喝的差不多时,两人都是一种半醉半清醒的状态,金钟大趴在桌子上,像是睡着了一样,边伯贤不知何时买完单回来,一把把趴着的人拉起来,发现那人竟真的睡着了,无奈的叹口气,把人送回家。
       没关系,都会好起来的,只要我在。——边伯贤
——TBC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