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晨Star⭐

ID/微博:@林晨Star
为☀白橙⚡和🗻山花🌸还有居老师不停疯狂打call的辣鸡小写手
另外画画的号是→@狗CP使我快乐

《难忘初心》第五章

第五章
       秋游过后,紧张的学习生活再次把金钟大压的喘不过气来,金爸总害怕金钟大的学习成绩不好,就给金钟大安排了一堆补习班。然后边伯贤表示很无奈啊!好不容易让金钟大告诉他电话号码,结果每次假期他找金钟大出来玩都是这个情况。
        “钟大呐~”
        “嗯?怎么了?”
        “陪我去XX街逛逛呗!”
        “诶等会,我现在要上课了一会再和你说。”
        于是边伯贤只能听着手机传来的嘟嘟声,咬着小手帕,一脸不服。好不容易打电话过去听见金钟大说没在上课,边伯贤一下子都想开心地跳起来把手机摔在地上了,然后金钟大给他来了句“我要写作业,一会再说吧,我爸监督着呢,先挂了拜拜。”然后边伯贤又抓狂了。
     金钟大每次周一去学校看到边伯贤都是一副“哼唧你不爱我了别过来让我一个人静静”的表情。于是这时班里就有一阵非常魔性的笑声。边伯贤干脆就趴在手臂上,盯着前座人的背后。
       半天下来,金钟大觉得边伯贤真的不对劲,之前他不是不管上课还是下课都要找自己唠叨,总是一天到晚不停歇的吗?现在怎么一句话也不说?难道说是自己不和他出去玩,生气了?
       金钟大用笔尾戳了戳边伯贤的后背,没反应。再戳一下,恭喜金钟大获得边伯贤傲娇的“嗯”*1!
        金钟大在确定班里人都去吃饭的情况下吼了边伯贤一句:“伯贤!吃饭点到了!吃饭去!”
        但边伯贤也只是哦了声,并没有有起身的打算。
        金钟大最终还是投降地走到边伯贤旁边,用一只手摸着边伯贤蓬松的黑发。
        “哎……周末是我不对,但我爸给我报了一堆补习班我也不能说不去上是吧,毕竟我的学习成绩怎么样我自己心里也是有数的”说着看了眼边伯贤,还是没理自己。“那这样吧,我周一到周五下午的时候都没课,你要去哪我都陪你,要是被我妈问起来就说是在学校研究题目。但不能太过啊。”
        说完也不顾边伯贤就往食堂走。心里默默的数:三、二、一。
        金钟大感受到搭在自己肩上的手臂,同时来还传来了一句“啊最爱我家钟大了!!来亲一个~”
        “去去去,一边去,小爷我被你整的饿死了!”
        “嗯!那钟大说要吃什么!等会哥请你吃!”
        金钟大突然邪笑起来“那好!我要吃食堂里最贵的饭菜!”
        “行!你要吃什么都行!哥请你!”
        “滚蛋吧你!还哥。”一个手肘击!边伯贤,卒。
        金钟大脑子里突然又闪过一个画面——是自己还有个小男孩,那个小男孩好像也是用手臂搭着自己的肩膀,好像还说了什么,但想不起来了。都怪那次车祸。
         金钟大小时候出过一次车祸,表面看起来没受什么太大的伤,但他自己感觉到有一部分记忆记不得了,好像忘记了什么很重要的事情。医生也说过那些记忆要靠他本人去寻找,不过还好金钟大还认得自己的父母,可丢失的记忆实在想不起来。刚刚边伯贤搭肩的动作竟让自己想起了一点点关于小时候的记忆。难道边伯贤和自己失去的记忆有关?他不知道,但他觉得维持现状就挺好的。
——分界线——
      “于是我为什么要来你家?”这是金钟大用着及其僵硬的姿势坐在边伯贤房间的床上时满脸黑线所说的话。
      金钟大一放学就被边伯贤拖着跑,没想到他竟然让自己到他家里来!金钟大突然有点后悔自己说的话了。就不应该把自己所有有空的时间都说出来!完了今晚又要刷作业刷到半夜了……
       “我爸妈今天要很晚才回来嘛,你就顺便陪陪我嘛~”又撒娇!
       “来看看这个!”边伯贤打开琴盖向金钟大自豪的展示道。
       “哇呜”果然不出边伯贤所料,金钟大对钢琴有莫名的好感,意识到自己刚刚似乎有点失礼了,便又傲娇的说:“有钢琴不会弹又有什么用”
        “你的这句话,我可以是当做你傲娇的想让我弹奏歌曲给你听吗?”边伯贤抽出在钢琴底下的椅子,边调整高度边调戏着金钟大道。
        金钟大刚想反驳些什么,这时清脆的音调从钢琴那边发出。是伯贤在试音。随即一首曲子伴随着边伯贤有磁性的声音进入到金钟大的耳朵里,从金钟大坐着的位置看过去,又刚好能看见边伯贤棱角分明的侧脸。
         “黑暗里我关上门安静略带着些无助 物是人非的舞台却是遗憾倒映”
          边伯贤半眯着眼睛,他没有像那些钢琴家一样,身体随着节奏一会微微挺起一会又靠近钢琴,而是直直地坐定在椅子上,似乎在想一些事情。
         金钟大就着这么看着他。心跳好像又莫名的加快了,我不会病了吧?
         “喂喂,发什么呆呢?”边伯贤抬起手在金钟大眼前挥了挥。
        “啊没有,咳咳,弹的挺好的。诶你刚弹的是什么歌啊?”说真的,刚刚听这首歌的时候好像很耳熟,在哪里听过,但是想不起来,脑子里好像又隐隐约约的出现一些画面。
        “嘿嘿好听吧,我可是我从很小就听的歌,也是我最喜欢的歌呢,叫《约定》。我小时候学弹钢琴的时候还特地弹给一个特别重要的人听过呢”
        边伯贤用一副宠溺的表情看着金钟大,金钟大被他这样看的鸡皮疙瘩掉满地,下意识的往床中间坐了点,低着头不敢与边伯贤对视,突然有两只骨节分明的手分别撑在自己的两边,结果金钟大抬起头来看到的是一双可爱的下垂眼,边伯贤嘟着嘴巴,脑袋突然往前倾靠到金钟大的左肩上。金钟大鬼使神差的把手放在边伯贤的头上,给他顺毛起来。
        “呐呐!钟大!你说我弹的好听吗?”一样的下垂眼,嘴巴笑起来也很独特,是长方形的,微挺的鼻子。这么说,伯贤好像也是这样的。而且小孩手还没从钢琴键上拿下来,说明他也会谈钢琴。难道自己从小时候就认识边伯贤了?
——TBC

评论

热度(3)